作为创业者,陈安妮做错了什么? | MrFeng's blog

文/评论尸

换一种方式给陈安妮洗地:

故事回到2013年11月的一天,坐标大钟寺地铁站,陈大娘的煎饼摊出现了。

大钟寺地铁站本不缺煎饼摊,但是陈大娘的煎饼有几个特点:便宜——比市价便宜5毛;用心——特制的酱,不是劣质黄酱的咸味;创新——在那个辣条还没火起来的时代,陈大娘首创了在煎饼里加辣条这种独特的烹饪手段,全新的口感体验带给煎饼这种传统食物的一次重新定义般的创新。

和大钟寺地铁站前天桥上已有的几个煎饼摊不同,不论是色香味都走在了街煎(和黄太吉的“室内煎饼”加以区分)的潮流前沿。陈大娘的煎饼仿佛一阵煎饼产业的春风裹着油喷喷的香气吹了饥渴的都市青年男女一脸,营业额日日飙升,纳斯达克敲钟挂牌指日可待。

然后,不到一个月,陈大娘就被地铁口另外两个煎饼摊联合举报了。

要想颠覆一个劣币占统治地位的世界,自然要先成为一个劣币,良币只有被驱逐的份。

 

牌坊高一尺,墓碑高一丈

最早的时候我用布卡,后来换用了漫画岛,最近的一个是追追漫画。

基本上国内的漫画App都是这样的:

先做一个体验差不多的漫画App→把网上所有的漫画资源爬一边,宣称全网最全,也确实特全,黄漫、BL全都有→用户量爆发式增长→把黄漫删了→用户量持续上涨→把BL删了→用户在高位趋于平缓→开始投广告和国漫合作、做分发渠道赚钱→在内容审核上开始走在文化部前列→转型研发出社交等非刚需功能→用户缓慢下降

在这个领域特别明显,如果你要求一个App做正版、不盗图、还守法(我们简称不做婊)那在国内基本是没法活的。

一定有正义小匠站出来说:“你又没做过,你怎么知道没人用?要真有,我就用。”

可是,还真有……去年NHN PlayArt和Manga Box分别面对中日亚三国推出的两款正版App叫漫画王和Comico,就是每星期同步的把在日本杂志上连在中的漫画发出来(仅限当期),同步的哟!官方汉化的哟!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这俩App在国内应用市场的下载量还不过万——而布卡、漫画岛可都是百万级用户量的下载。

因而我觉得陈安妮好惨啊,这明明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但是却死在了做婊不能立牌坊上。你们明明可以不给陈安妮做婊的机会,比如像喷陈安妮那样的将布卡、漫画帮、追追漫画都扼杀再摇篮里;你们也可以再大度一点,给人家一个做婊立牌坊的机会。

但是你们偏不,偏要一边用着那些同样盗版满天飞、盗图不署名的东西,一边骂陈安妮。

错的自然不是陈安妮的快看漫画,而是这个世界。

 

抱着一颗善心作恶

陈安妮的事件让我想起前两年的另外一位创业者,这个人你们大多数都认识,他的名字叫王皓,他的创业项目叫虾米音乐。

如果对虾米早期有印象的人应该记得,这同样是一个因为版权问题而被婊的一塌糊涂的创业项目。

回顾一下,虾米的早期和伟大的安妮真是一模一样的:虾米当时是靠用户上传分享音乐的,这本质上是盗版,然而用户却只有向虾米付费才能下载这些同样是由别的网友分享的音乐。

“付费卖盗版”的帽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扣在虾米的头上,让一些专业音乐人所不齿。然而,查一下早年媒体对王皓的采访你就会发现,王皓从来没有“谦和”的承认自己做的是错的,而是坚称自己在做一件“改变音乐商业模式”的“伟大的事情”。

直到虾米宣布了独立音乐人计划,直到虾米宣布音乐人可以自助提取累计收益,直到虾米帮庞麦郎出了专辑,直到帮无数个只能走穴的歌手办了演唱会。

你终于发现,不管是QQ音乐还是网易云音乐都只不过是巨头旗下为了攫取C端用户的又一个入口,而真的只有虾米在试图站在音乐人的角度打造整个良性循环。

这时候你们开始赞美虾米了。

然而,如果当年阿里没有在虾米最危难的时候投虾米的话,虾米大概早就被你们骂死了。

 

先赚钱再伟大

我见过太多创业者的雄心壮志了,他们尚且没有取得传统意义上的成功,但却已经成功的穿梭于名利场中,渲染着自己目标成为BAT、成为苹果微软Google的伟大理想。

这个世界上很少有成功改变世界的创业者在创业之初就抱着改变世界的理想,改变世界只是他们创业的结果而并非他们本心。甚至相反,那些抱着改变世界理想的创业者一般都会被无畏的道德感所束缚,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束缚。

都知道乔布斯是从车库起家的,但是乔布斯在车库里只是想鼓捣出一个能骗投资人钱的玩意儿,苹果当时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设计了苹果Logo的人——以800美元的价格将自己手中的股权如烫手山芋一般的全部卖给乔布斯。因为在韦恩看来,乔布斯当时所做的事情就是典型的敲诈。

都知道比尔盖茨是会码代码的,但是他的第一桶金是靠低价买入了DOS再高价卖出去赚来的。比尔盖茨退学创业成为20世纪首屈一指富豪的故事你耳熟能详,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当时比尔盖茨退学之后的工资并不高,职业发展路径也不太允许他成为一个亿万富翁。

1980年8月,盖茨与IBM签订合同,同意为IBM的PC机开发操作系统。随后他以5万美元价格从一家即将倒闭的软件公司手中购买了一款名QDOS的操作系统,对其稍加改进后,将该产品更名为DOS,并授权给IBM使用——嗯,这个和前两年国内某教授买Moto的芯片磨掉Logo宣称自主知识产权的没什么太大区别,当时他也只想做一锤子买卖。

Facebook就更是如此啦,流氓黑帽马克·扎克伯格只是为了报复前女友才做出的Facebook原形——那个盗取哈佛全校女生照片给所有人打分的网站,除了侵犯隐私权之外真的看不出来人任何伟大。

作为一家成熟而伟大的企业,以上的任何一个公司都不可能像他们建立之初的那样去“作恶”了。

因此,永远不要心想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因为伟大公司一开始都不是这么想的。

只有伟大和光明、正确可以并列,钱不能,但钱才是这些的支撑。

 

如何优雅的政治正确?

道德和政治正确是创业过程中一个非常可怕的制约因素,它会让原本简单的一切变的复杂起来。

但是同时这两个因素也是创业者最好的武器,甚至可以成为创业者优化产品和推广的一部分。

微信和淘宝分别是两个绝佳的例子,尤其是微信的模式几乎可以直接被陈安妮的快看漫画借鉴。

微信公众平台上线之初,官方的调性给的就不低,时至今日微信公众平台的首页依然写着“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这句令人激动的Slogan。

然而事实上的状况是,微信上线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利用“用户发布”的避风港原则来逃避微信公众号里大量的抄袭、盗版问题。

同样面临抄袭、盗用指责的微信是如何做的呢?

微信上线了“非常完善”的反侵权措施——任何拥有著作权主张的人,可以通过微信官方渠道举报一个公众账号抄袭、盗用自己的内容,而惩罚措施也非常严格:被举报超过5次的公共账号将会永久停权。

然而,只要你实际走过一遍微信的举报流程就会发现对于偶发侵权的主要受害群体文章作者来说,微信的的一次举报过程要耗费大量的个人精力。一个稍微知名的自媒体人,如果想要保证微信平台上一个侵权都没有,肯定要专门雇一个助手来每日处理这些侵权。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为什么微信侵权举报流程上线之后,就没什么人再说微信抄袭这事儿了呢?

原因很简单:如果你也在微信开了公众账号,那举报流程就缩短到了点两次按钮那么简单。

阿里当年打假也是同样的,一个品牌要想干掉淘宝上的假货,最好的方法就是入驻天猫。

嗯,如果陈安妮也让用户传漫画,让漫画家来认领……

剩下我就不多说了,陈安妮、还有骂陈安妮的人,你们懂了吗?

原文来自:新浪专栏·创事记  丨   原文作者:评论尸

欢迎留言